孝感大雁鹅养殖防卫事项

孝感大雁鹅养殖防卫事项

第八届中邦通榆向海大雁

第八届中邦通榆向海大雁

大雁灰天鹅

大雁灰天鹅

牡丹江大雁苗与时俱进

牡丹江大雁苗与时俱进

请推选一种1000元以内的山

请推选一种1000元以内的山

长春北湖湿地公园有2000只

长春北湖湿地公园有2000只

山东临沂黑龙江佳木斯区

山东临沂黑龙江佳木斯区

我念明白邦甲二、邦甲五

我念明白邦甲二、邦甲五

大雁好欠好卖-养殖大雁的

大雁好欠好卖-养殖大雁的

大雁没当作却和蟹上将军境遇

  常常秋季垂钓也时常偶遇大雁迁徙南归,一篇垂钓日记《又见雁南飞》常常唤醒我的回忆。

大雁没当作却和蟹上将军境遇

  浪花有意千重雪,桃李无言一队春。一壶酒,一竿纶,世上如侬有几人。这首鱼父词源自南唐后主-李煜,一个落败的皇帝,亡国之君。但李煜却是个词赋天才,所填词赋伤怀千古、旷世绝伦。留下多首不朽之作广为流传。这是两首鱼父词的其中之一,李煜的鱼父词经历唐宋元明清五个朝代,历时约一千三百多年,其意境仍然符合当下许多热衷垂钓的钓鱼人的意境,我也如此、不在例外,只要闲暇必去垂钓,深受华夏文化的熏陶自觉不自觉中总去追寻古人的意境,以求一脉相承、古今相通。2014年10月19日当天气温22C,西南风4至5级,枯枝摇曳、落叶飘零,大风未能抹灭我钓鱼的兴致,仍然开车辗转三座水库挥竿垂钓。为了让垂钓的经历富有离奇和戏剧性,特意放弃平坦公路将车开上偏僻崎岖的山间小路留意旖旎景色。还好、曾无人问津的市县两地交界的山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拓宽修补。

大雁没当作却和蟹上将军境遇

  在没离开辽宁去内蒙古工作之前,几乎每年都在法库县尚屯水库玩到天寒地冻、不能垂钓为止。也时常和南飞的大雁偶遇、一饱南飞迁徙的大雁在湖中起落腾飞的眼福。大雁由少至多从水面成阶梯状向上飞起,然后在空中人字或一字形,然后目送成群的大雁展翅南飞、天空回彻着此起彼伏的鸣叫、一群一波、一波一群,井然有序、绵延不断、蔚为壮观。慢慢消失在我的视野里,隐迹远方

大雁没当作却和蟹上将军境遇

  这次垂钓选择在尚屯水库大坝南端,今年多次垂钓时至深秋,还没看见大雁南飞,正在纳闷疑惑之际,终于由远而近在阴云密布,日落雾霾的天空听到了大雁的叫声。接着成群的大雁逆风来自上游边际。我放下鱼竿急忙回到车里拿出相机对准天空。身旁一直看我垂钓的法库男士也急忙掏出手机对准大雁拍照。一波过后法库男士又急忙打电话兴奋地告诉他的妻子赶紧快看天空!快看天空!

大雁没当作却和蟹上将军境遇

  只见在这大风肆掠天空上大雁仍然逆风一如既往试着排队,吹乱了再排、看上去显得是那么的吃力又是那么的倔强。我不禁自言自语地说:“一群一群的傻大雁顶着这么大的风南飞会消耗多大的体力?为什么不继续休息在水里?天未寒地未冻,没必要那么急迫呀!”转念一想,大雁哪能像人一样自嘘上知天文、下通地里,哪像人那样,那么的奸佞狡猾,通晓利害、避实就虚,能弄出诡计多端的三十六计。

大雁没当作却和蟹上将军境遇

  好在这些年人们的生态意识和自然觉悟有所加强,生态环境和生物链有了改善和提高,雁群在迁徙的途中落在水里休息和嬉戏没看见人为的破坏和捕杀。这次与大雁相遇佳能7D配的18200长焦不足以把空中的大雁拉近看得足够清晰,空中的阴云和雾霾的天气加上自己拍摄水平的差距,图片效果不尽人意。

大雁没当作却和蟹上将军境遇

  通过查阅了解:大雁的老家在西伯利亚一带,每年秋冬季节,它们成群结队地向南迁飞,飞行的途径主要有两条:一条路线由我国东北经过黄河、长江流域,到达福建、广东沿海,甚至远达南洋群岛。另一条路线经由我国内蒙古、青海,到达四川、云南,甚至远至缅甸、印度去越冬。第二年,又长途跋涉地飞返西伯利亚产蛋繁殖。

大雁没当作却和蟹上将军境遇

  大雁飞行时,常常排成“人”字或斜“一”字形。这是候鸟在长途迁飞时节省体力消耗的一种秘诀。 鸟类飞行时,翅膀尖端会产生一股向前流动的气流,叫做“尾涡”。后面的鸟利用前面的“尾涡”,飞行时要省力得多。雁群飞行时所排列的队形,正是适于对“尾涡”气流的利用。大雁越多,雁飞起来就越省力气。同时,排队飞行,还可以防御敌害,相互照应,避免掉队。由于领头雁无“尾涡”利用,最为辛苦,所以雁群队形经常变换,其作用正是为了轮换头雁,使它别太累了。雁的飞行速度很快,每小时能飞70~90公里,几千公里的漫长旅途,得飞上一两个月。到了第二年春天,再飞返它们的“故乡”。

大雁没当作却和蟹上将军境遇

  每当傍晚,雁群就落到地面,在芦苇塘、河边草丛间栖息,找寻食物。大雁非常机灵,夜里休息的时候,总要派出一只大雁站岗放哨,一有动静就发出叫声,呼唤同伴赶快飞离。第二天清晨,起飞前,大雁往往群集在一起开“预备会议”。然后,由老雁带头前飞领路,幼雁排在中间,最后是老雁压阵,不时地发出呀呀的叫声,发出一种呼唤联络的信号。据说大雁对爱情也是忠贞不渝,一对大雁相伴终老,如意外失去一个,无论剩下的是公雁还是母雁,一生不会再娶或再嫁,会孤独终老。

大雁没当作却和蟹上将军境遇

  傍晚大风丝毫未减,有几群大雁识趣地呀呀叫着飞了回来,看来大雁也不都是那么的愚笨。

大雁没当作却和蟹上将军境遇

  一天下来只钓到一条鲫鱼,一对观光的青年男女来到我的钓位前搭讪,女孩在我面前对他的男友讲了许多垂钓的规矩和道理,男孩懵懂地不停问东道西,俩人你言我语显得十分有趣。女孩看着满脸笑意的我然后对着鱼桶里的鱼喃喃道:“小鱼太可怜了”,我对她说:“你那么慈善你就把它放生吧”女孩似乎有些惊讶不信地连声询问,一直在怀疑着我的决定。我笑着连声回答:“放吧、放吧,可以、可以。”男孩陪着女孩从鱼桶中抓起鱼,嘴里还叨念着一堆亲昵的吉祥语,看着小鱼慢慢向水里游去小女孩兴高采烈像成就了一桩大事,志满意得的欢喜离去

大雁没当作却和蟹上将军境遇

  天渐渐暗了下来,稀疏的垂钓人陆续离去,我的视野里已是一派空寂。我拿出点火用具煮了碗方便面,又烧了一杯开水准备继续独享这份伴着大风呼啸,浪波涌动、远离喧嚣的静谧。可是发生了生物学领域中的变故问题。岸边不知何故繁衍出成堆成群像是蚊子的莫名昆虫,像雪花一样漫天飞舞,粘在身上、贴在脸上,让人狼狈不堪、无处躲藏。顷刻间煞了风景,没了心情。

大雁没当作却和蟹上将军境遇

  秋风凛冽,疮痍萧瑟,低落的深秋让我又见雁南飞,似乎没了以往的伤感。可爱的大雁、坚强的生灵,在漫长而艰辛的迁徙中似乎昭示着什么是希望?什么是顽强?留下的不再是呻吟中的哀伤。

大雁没当作却和蟹上将军境遇

大雁没当作却和蟹上将军境遇

  一直关注2017年10月19日天气预报,当天气温最高17C风力西南风2至3级,可当日却是雾霾天气。当天所拍照片的效果给视觉带来障碍但是不作任何修补,是告诫自己和生息在这个世界的人们记住:这雾霾正是自然讲授着让人类警醒的严厉一课。

  接近水库沿环湖公路缓缓而行,库区里看不见大雁的蛛丝马迹。问当地收割玉米的村民看没看见大雁,几个人都说至今还没看见。怀着沮丧的心情沿尚屯水库转了一周,雁没看见而钓鱼人仅有四伙五人,一男一女在户庄台用六把海竿和四把矶钓竿抛投垂钓,我停车走到他们钓位时正赶上矶竿咬钩上了一条鲫鱼,我于是对他们笑着说:“看、我来了把鱼也给你们带来了吧”把他俩逗乐了。我们交流一下鱼情我继续开车前往小坝去看看三个钓鱼人的手竿情况。自从买了佳能7D望远镜就不带了,镜头足以把远处看得清晰,从而掩饰了用望远镜被误解为偷窥的嫌疑。来到小坝上先看到的钓友是法库的,从开始垂钓一直没口,我问了一下线子线,双钩挂皮条颗粒,我说这是钓大鱼的气势,不过季节可能是不行了,你要继续就得沉住气,也许你今天就会出现奇迹。聊了一会告辞又去另两位钓友钓点观看,设备简易,就地坐在石头上也没用竿架,鱼竿搁置在石头上,交谈中他俩用的是小钩细线搓饵,我们正聊着上了一条小鲫鱼。

大雁没当作却和蟹上将军境遇

  离开他们决定前往上游狐狸沟钓点,因为位置处于水库的东侧,阳光照射时间长也能暖些,另外如果大雁飞来这里距离大雁落脚点很近,视野也开阔。

大雁没当作却和蟹上将军境遇

  开车穿越七扭八歪的地头小路选好钓点时间已过中午。近几年到尚屯垂钓每逢秋季水库岸边有一种不知名像蚊子但又不像蚊子叮人的飞虫铺天盖地漫天飞舞,弄不懂怎么繁衍、什么原因。除了飞舞以外,岸边的植物上爬满了黑压压一片,水和岸边交汇处死去的飞虫形成了足有10CM漫长黑线。

  我不慌不忙地架好四把2.7米海竿,用商品窝料掺面粉加水调合包住铅坠诱鱼,串钩挂蚯蚓抛进水里。然后拿出手竿沿岸边试探水深,走进水里离岸边两米5.4手竿钓深充其量不足一米,换成7.2手竿深度相差无几,试钓几竿拉饵浮漂经久未动,长时间抬竿钩上还有拉饵残留。只好无奈遗憾地放弃手竿垂钓。正忙活的时候两位女士同骑一辆摩托车突突来到我的钓点,其中一人我一眼就能认出来,收费起码10多年了。看见他们我就说:满水库就四个人钓鱼,况且我这里这么偏僻不嫌费尽啊?鱼票不低功夫钱吧?收票员诉苦道:“都赔死了”,我心想:这么大的水面不好好经营鱼类资源竟然放养螃蟹,弄得满座水库到处可见病死的鲢鳙,野生鱼也频临枯竭。我问鱼票钱还是30元吗?我下午才到还交30元吗?如果不为了看大雁恐怕还不会来尚屯垂钓。收费员说你就交20元吧,并告诉我你再来早点,现在用蚯蚓上鲫鱼并生动地举了几个例子。反反复复说了几遍,唯恐我不相信。

  快到下午3点,四把海竿铃声接连响起,不一会五条鲫鱼上岸,大小匀称都在4-5两左右,渔获验证了收费员提供的信息是真实的。海竿垂钓虽然轻松悠闲鱼也开口咬钩,但总觉得索然无味而手竿则让人兴趣盎然。太阳即将掩没西山,趁着余晖简易收拾渔具,赶往坝头小坝争取天黑前选好手竿钓位、调好钓组。将近晚上6点赶到钓点,小坝上已是人去楼空。选好钓位、准备就绪,把活红虫掺进商品鲫鱼饵拉饵作钓,用牛B商品颗粒简易打窝,浮漂动作缓慢,漂讯就像拉丝粉拉伸好粘。1+0.6线#钩的钩条比袖钩稍粗外,也不愿继续调整,本来钓的都是小鱼,多与少没有什么意义。咬钩就钓,抛竿拉饵动作连贯、始终如一。多的仍然是鰟鲏,偶有鲫鱼上岸,晚上八点多感觉脚凉,将鱼竿挂上护竿绳回车里穿袜换鞋,回来已经看不到浮漂的光亮,提起鱼竿发现鱼钩切了一枚。当时没反应过来。减去多余子线用单钩继续作钓,浮漂在水里缓慢忽悠,提竿空钩、再投还是空钩,反反复复中终于挂上闹妖底物-蟹大将军。我小心翼翼绷紧主线准备缓缓将它牵上岸,不料蟹大将军很暴力、很果敢,居然离水上岸的瞬间断臂保命,提起鱼钩用灯一照,只见挂在鱼钩上的蟹爪随风摇晃。将钩离低半米浮钓试着尝试躲避螃蟹闹钩,半个多小时过去浮漂一动不动,今夜气温比往日较高,但毕竟已经深秋,浑身上下虽然还能继续抵御寒冷,但已经感觉不到有丝毫的暖意。夜9点30分随着蟹大将军断臂自残,暴力上演一出闹剧,我决定偃旗息鼓,鸣金收兵。大雁没看成,垂钓遭遇蟹大将军。带着没有和大雁相遇的遗憾结束这一天的垂钓历程。